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江苏化工巨头,跃上千亿

时间:03-21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18

江苏化工巨头,跃上千亿

盛虹控股的产品,可以说无所不包。这家公司的创始人缪汉根曾戏言,“再往上游,盛虹就要去开采油田了。”盛虹控股手握一条化纤产业链,它打造的产品,从布料、纺织品、汽车内饰,到苹果手机的包装材料、石油化工原料等。盛虹控股旗下的全资子公司盛虹炼化,跟荣盛石化、恒力石化、恒逸石化一起被称为国内“民营炼化四小龙”。自2020年初次跻身《财富》世界500强以来,盛虹控股每年的排位都在提升。从当年的455名,到2021年的399名,2022年的241位,再到2023年的第222位。刚刚过去的2023年,盛虹控股更是取得了业绩上的大突破。以它旗下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东方盛虹为例,2023年前三季度,其营收规模,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,首次迈入千亿级别。然而,东方盛虹也有自己的烦恼,比如股价跌跌不休,市值巨量蒸发。截至2024年3月21日午盘,东方盛虹市值为683.6亿元。2022年初至今,公司股价下跌了约45%。01、股价向下,业绩向上资本市场永远存在着不确定性。作为民营炼化板块中的一匹黑马,东方盛虹的总市值,从2020年年底开始一路上涨,到2021年前三季度,一度创下2600亿元的新高,超过同期的其他民营炼化企业,成为当之无愧的市值一哥。然而,随着光伏EVA价格的快速回落,东方盛虹的股价从2021年9月16日41元每股的历史高位掉头向下。光伏EVA是一种热固性有粘性的胶膜,用于太阳能光伏组件的封装。2022年,东方盛虹年内股价跌幅超过30%。进入2023年,东方盛虹的股价,仍跌跌不休,至12月29日的报收9.60元每股。那一天是2023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,东方盛虹的证券代表范佳健宣布辞职。▲(东方盛虹股价走势图。来源/同花顺)与此同时,东方盛虹的股吧里非常热闹。“谁能告诉我,12元的本,这辈子,还能回来吗?”有股民追问。实际上,这些年来,面对一路走低的股价,东方盛虹和董事长缪汉根没有闲着。为了向市场彰显自己对公司的足够信心,东方盛虹以及大股东自2022年以来,抛出大手笔增持计划。而东方盛虹员工,则耗资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。但从目前来看,收效甚微。与股价下跌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东方盛虹的业绩表现一直在往上走。2023年,东方盛虹的营收规模,更实现了历史性突破,首次迈入千亿级别。2023年前三季度,这家公司的营收达到1036.42亿元,同比大幅上升121.89%。东方盛虹2023年之前的好业绩,“与盛虹的产品结构有关,不管是技术还是市占率方面,它的光伏EVA,还有POE(即聚烯烃弹性体,为新一代胶膜材料)都有头部竞争优势,所以受宏观因素冲击较小。”北山常成基金投研院执行院长王兆江告诉「市界」。与斯尔邦的协同发展,也让东方盛虹硕果累累。斯尔邦主营业务为光伏EVA。缪汉根、朱红梅夫妇,曾通过盛虹石化、博虹实业,合计控制斯尔邦85.45%股权,为斯尔邦的实际控制人。2021年12月22日,东方盛虹收购斯尔邦,拥有这家公司100%的股权。斯尔邦成为东方盛虹的控股子公司。可以说,东方盛虹和斯尔邦形成了低成本的核心原料平台+新能源、新材料等多元化产业链条的“1+N”新格局,助力东方盛虹的业绩实现高速增长。以2021年为例,斯尔邦净赚37.8亿元,对东方盛虹的利润贡献度达到82%。除去产品结构优势、与斯尔邦协同发展这两个因素外,东方盛虹2023年业绩突飞猛进的最大原因,与连云港石化基地建设的1600万吨/年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有关。这个项目总投资约677亿元,年加工原油能力1600万吨,是盛虹打造新能源、新材料、电子化学、绿色环保等多元化产业链条“1+N”新格局的核心原料平台。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,从2018年开始建造,在2022年年底全面投产。这让新增上游炼油及下游化工产品产能得到充分释放,有力支撑了东方盛虹的业绩表现。东方盛虹之所以逆势维系良好的业绩增长,更和掌门人缪汉根的经营思路直接相关。缪汉根认为,石化行业只有向上游走,向高端产品方向走,才能获得更好的资源和项目,更多的行业话语权和产品附加值。三十多年时间里,缪汉根是如何一步步抢夺行业话语权的?02、小人物也有“大故事”1965年出生的缪汉根,是江苏吴江盛泽人。四十多年前,高考落榜后进入丝织厂的缪汉根,只是一名普通的技术员。彼时,缪汉根恐怕没有想到,自己日后会成为身家百亿的大富豪。除了民营企业体制灵活,得到政府和银行支持等时代大背景外,“大胆而谨慎,做事有魄力,踩点踩对了”,是草根出身的缪汉根能讲述“大故事”的原因所在。外界反复提起的,是缪汉根在1998年的惊天一跃。那一年,亚洲金融危机爆发,国内不少印染企业受到了极大的影响。缪汉根的日子也并没有多好过。但他拿出了全部家底,将房子做了抵押,吃下规模比盛虹大两倍的东方丝绸。缪汉根认为,这些经营不下去的企业,其实都是有发展潜力的。“光是下面的土地,都不知多少钱呢!”后来,他又以“蛇吞象”的手段,收购了不下10家公司。当时,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说“缪汉根疯了”。但只有他知道,自己的扩张并非鲁莽,而是有计划的将被收购资源重新调配。收购东方丝绸后,缪汉根将其分成三个下属的分厂,这样其生产的产品更适应市场需求。除此之外,为了向主业输血,缪汉根还将闲置的厂房改为酒店。后来事实证明,“老板(缪汉根)眼光准,有魄力,踩对了。”盛虹员工曾向媒体回忆道。1999年,东南亚经济告别衰退。在经历了一系列并购整合后,到这一年年末,缪汉根并购的企业都开始盈利,一年利润增长到上亿元。缪汉根这种个性特征,也影响着盛虹。“时而谨慎,时而大胆。”王兆江向「市界」评价道。1999年以后,缪汉根奔跑了起来,他运用更多的方式,比如并购、租赁、合作经营等,将盛虹从一家村办企业,逐渐打造成了一个印染行业的巨头。但缪汉根并不满足于此。自称“有点虚荣,想把企业做大”的他,开始带领公司向上游探索,“不往上游走,始终做不大。”2003年,盛虹上马20万吨的熔体直纺项目,进军化纤行业(印染产业链上游),并投入20亿元研发0.5dpf超细纤维。随后,有一家日本公司超越了盛虹的战绩。不服气的缪汉根,又将纤维做到0.15dpf,最终实现反杀。紧接着,缪汉根不仅建设热电厂,收购苏州苏震热电有限公司,还借助难得的政策,成立了控股子公司江苏斯尔邦石化。一连串动作背后,是缪汉根欲打造盛虹炼化为主体的炼化一体化项目的雄心。如此大手笔的资本扩张,自然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撑。于是,缪汉根看向了资本市场。2018年8月,缪汉根将主攻涤纶长丝业务的国望高科置入上市公司东方市场,并更名为东方盛虹,实现借壳上市。借壳上市后的那两年,东方盛虹的股价长期不温不火,但转机从2020年开始了。让东方盛虹逆天改命的抓手,正是成立于2010年的斯尔邦。2020年这一年,恰逢光伏产业炙手可热之时,斯尔邦以30万吨/年产能,成为了全国光伏EVA一哥。作为光伏组件中不可或缺的关键材料之一,光伏EVA材料价格从当年5月开始走高。仅仅一年多,光伏EVA材料价格就从1万元每吨,上涨至2021年10月初的2.9万元每吨。这让市场和产业为光伏EVA疯狂。光伏EVA价格上涨带动了业绩预期,斯尔邦2021年大赚特赚,而东方盛虹的股价,在不到一年时间里,也一路向上,上涨幅度超过550%,股价一度超过40元每股,公司巅峰市值超过2600亿元。凭借着光伏EVA的风头,2020年和2021年这两年,东方盛虹都登上了世界500强的榜单,而缪汉根也早已凭借百亿身家进入胡润百富榜。这个阶段的东方盛虹,“并不盲目,他的发展路线是紧贴市场的,对战略和战术有着清晰的认识。”王兆江向「市界」总结道。然而,企业发展离不开特定的人,也离不开天时地利。尽管东方盛虹业绩向好,光伏EVA价格大幅下滑,新能源行情震荡中,东方盛虹的股价,也随之一路下跌,市值也蒸发掉不少。这恐怕是缪汉根目前最为头疼的问题之一。与此同时,高负债问题也成为盛虹的巨大挑战。03、化工龙头的难题2018年,无疑是缪汉根事业发展的分水岭。在这一年上市后,东方盛虹扩张的步伐一年比一年快。如果说2018年之前,东方盛虹的发展速度是用三个马达来带动,那么2018年以后,缪汉根用上了十个马达。并且,东方盛虹项目投资金额巨大。有媒体不完全统计发现,东方盛虹2021年并购斯尔邦花费了143.6亿元;2022年投资聚烯烃弹性体(POE)和锂电池原料项目,花了284.14亿元。而2018年作为投资盛虹炼化的年处理1600万吨原油的大炼化项目,东方盛虹的投资更是超过600亿元。尽管东方盛虹这些年赚了不少,但还是无法满足上述多个大手笔投资需求,东方盛虹投资项目的巨额资金,主要来源于债务借贷和股权融资,比如银行贷款、可转债等。由此产生的直接后果,就是东方盛虹债务水平激增。截至2023年9月末,东方盛虹资产负债率为79.9%,高于竞争对手荣盛石化、恒力石化。有息负债方面,东方盛虹超过1200亿元。要知道,在缪汉根入主前的2017年,东方盛虹的负债只有8亿元。为了缓解资金压力,缪汉根也采取了一些行动。2022年,东方盛虹就发出了通过卖房来筹资的公告。东方盛虹工作人员,否认“出售资产,是为了缓解债务压力”,但这并不能让外界信服。因为,在这一年,东方盛虹除了卖房外,还不停地试图通过借款、定增等手段来募集资金。比如2022年6月30日和7月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,东方盛虹就发起两个筹集资金的公告,一个是40.89亿元,一个是不超过30亿元。进入2023年,尽管前三季度的营收规模,实现了历史性突破,但其资产负债率仍居高不下:与去年同期的79.29%相比,又高出了0.61个百分点。在王兆江看来,东方盛虹确实存在财务杠杆偏激进的隐忧,但从目前炼化一体化的经营模式来看,这家公司有化解高负债的能力。并且,从战略布局上看,缪汉根的投入依然是正确的。“缪汉根有着清晰的产业趋势认知,他的布局紧跟国家产业方向。”王兆江继续总结道,“在政策及市场形成合力的快车道上,他敢于下重注收购优质资产,由于绿色化工新材料市场前景广阔,市场巨大,斯尔邦能够助力盛虹拿到行业红利。”种种迹象表明,斯尔邦的并入,给东方盛虹带来了很大的增量,既解决了同业竞争的问题,又拓展了产业链,公司的路子越来越宽了。如2021年,斯尔邦净赚37.8亿元,对东方盛虹的利润贡献度达到82%。截至2021年,斯尔邦光伏EVA的年产能超过了20万吨,为全国最大,约占全球光伏EVA产量的28%。这些年,东方盛虹一直都是深耕石化新材料行业,“因为专注,所以判断和决策会更客观。”王兆江解释道,缪汉根对行业短期内的起伏看得比较淡,他更看行业的长期趋势。”这从东方盛虹2022年,逆势进军储能赛道可以窥知一二。彼时,储能赛道处于行业过热状态,“但缪汉根仍进入这个赛道,他似乎认为这种短期因素并不值得担心,更看重远期发展。”王兆江告诉「市界」。时至今日,如缪汉根所愿,东方盛虹已稳居世界500强之列,它的体量超过了陶氏、LG化学和3M。未来,东方盛虹能否继续稳稳地留在这张牌桌上,还得看缪汉根如何化险为夷了。作者 | 陶 婷编辑 | 孙春芳运营 | 刘 珊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